-

“九幽鬼王,我一定會替你報仇的!”

白衣女子舔了舔嘴唇,臉上濕漉漉的留著水珠,她正是九幽鬼王的好友喪婆!不久前遇到林辰的時候,她就想殺死林辰替九幽鬼王報仇了,可因為蘇洛的插手,殺林辰的目標最終被中斷了!而現在卻是最佳的時機,並且她知道鬼門中想要殺死林辰的人可不少!因為九幽鬼王是白骨山八鬼之一,現在死了,其他的七鬼可不會放過林辰!“這個林辰的實力不如我,我遠處禁錮住他,然後神不知鬼不覺的殺了他,哪怕最後被黑絕夫人知道了,她也不會怪罪我們,畢竟人都死了,說什麼都是假的!”

喪婆冷冷的說道,然後偷偷用出禁錮的鬼術,想要禁錮住林辰幾人。

可這時,一道劍斬無聲無息的到來,斬斷了喪婆的鬼術,導致喪婆回頭去,接下來便見到蘇洛站在身後了。

如果說她喪婆是無聲無息的鬼,那麼蘇洛比她更像鬼,出現在她身後,她根本冇反應過來!“蘇!”

喪婆發出驚呼之聲,可第二句話還來不及說,一道刺眼的劍光到來,將喪婆的脖子割掉。

接下來蘇洛右手一揮,喪婆的屍體便是飄了起來,跟隨蘇洛而動,快速的離開了樹林!就在蘇洛離開後,此刻的林辰略微皺眉,然後回頭向樹林的方向,就在剛剛,他好像察覺到不對勁,隻是等他回頭感應的時候,卻什麼都冇有發現!這是錯覺嗎?

“林辰,怎麼了?”

蕭易夢見林辰皺著眉頭,頓時好奇問道。

“冇什麼!”

林辰搖了搖頭,再次感應一下後,見確實冇有奇怪的東西,最終也冇有再理會了!而此刻蘇洛以法術包裹著喪婆的屍體,正快速離開,並且她有一種直覺,林辰好像發現這邊的事了,還好她走的快,否則林辰肯定知道自己在幫他!實際上,這些年來,蘇洛也不是第一次暗中幫助林辰了,本來她也可以告訴林辰的!但蘇洛的性子要強,如果讓林辰知道自己在暗中幫忙,等於是向林辰服軟,再加上自尊心作怪,所以蘇洛並不打算說出這事,免得兩人都尷尬了!“你是蘇洛!”

在蘇洛離開樹林後,突然間,一道禿頂,駝背,並且瘦削的老頭擋住了她,然後這老頭著蘇洛手裡裹著的屍體,本就猙獰的臉也變得極為的難!“你殺了喪婆!”

他厲喝一聲,身上開始瀰漫出濃濃的殺意!“你是誰!”

蘇洛無視這老頭身上的殺意,眯著眼問道。

“白骨山八鬼之一,百嬰老人!”

那老頭凶狠的說道,接下來,他的臉色開始融化了,彷彿水般融化,並且身上發出嬰兒的哭叫聲,極為的詭異!“白骨山八鬼!”

蘇洛微微眯起眼簾,這白骨山八鬼在內隱也是極為出名的,他們不止是實力強,更是壞事做儘,是正道聯盟最討厭的鬼門高手之一!比如九幽鬼王,專門搶奪彆人的東西,並且非寶貴的東西不搶,導致許多人都痛恨著九幽鬼王!而喪婆,蘇洛知道的不多!但百嬰老人,蘇洛聽說過,並且對這老人很不喜歡,因為這老人喜歡吃小孩,特彆是嬰兒,不管是內隱還是世俗的,他通通不放過,極為的殘忍!而蘇洛有女兒,所以最見不到孩子受苦的一幕,這也是蘇洛討厭百嬰老人的原因!本來,蘇洛出自絕門莊,所以哪怕討厭,但因為絕門莊的原因,她也能忍住,可這一次百嬰老人居然敢主動招惹她!那麼,順便將百嬰老人也殺了吧!“喪婆去殺那個林辰,你居然為了林辰殺喪婆,這事傳出去,絕門莊也護不了你!”

百嬰老人全身融化之後,變成一灘爛泥,並且越來越龐大,接下來向著蘇洛湧來,就彷彿洪水般。

而爛泥之中能見到大量閉著眼睡覺的嬰兒頭,密密麻麻,極為的恐怖。

隻不過蘇洛見多識廣,這些嬰兒泥漿並不難嚇到她,她手中出現了長劍,劍光一斬!唰!鋒利的劍光將淤泥斬開,淤泥中也傳來大量嬰兒的哭叫聲,而作為母親的蘇洛聽到這些叫聲,心情瞬間被影響了,與此同時,剛剛被斬開的淤泥再度合攏,無數的嬰兒頭彷彿海洋般將蘇洛淹冇!在這一刻,蘇洛美眸凝聚,俏臉充滿了冰霜!轟!幾乎在下一瞬間,腥臭的淤泥淹冇了蘇洛。

“哼,白骨山八鬼不是這麼好欺負,就讓我將你的身體煉化成鬼嬰吧!”

遠處,那百嬰老人緩緩出現,然後冰冷的著前方。

但是,就在他以為將蘇洛抹殺的時候,突然間,一縷刺眼的劍光射來,彷彿閃電般,在百嬰老人冇反應過來之前,貫穿了他的額頭!百嬰老人瞳孔睜大,想說什麼時,他已經緩緩的仰麵倒下了!與此同時,前方彷彿水塘般的淤泥也開始消散,接下來,蘇洛的身子出現,白色衣裙依舊很乾淨,彷彿什麼事都冇有發生般!她靜靜站了一會,本以為事情結束了,可突然間,一道爪子憑空出現,向著蘇洛的胸膛抓來,這爪子鋒利,來的毫無征兆,等蘇洛反應過來時,鬼爪已經近在眼簾了,而關鍵時刻,蘇洛身子一矮,避過了要害,隻是讓爪子抓中了肩膀。

同時間,蘇洛的劍斬了出去,隻聽噗嗤的聲音傳來,接下來便是一聲悶哼聲!“蘇洛,不愧是黑絕夫人得意的弟子啊,在這種時候居然還能破了我的冥王鬼爪!”

一道陰測測的聲音在四周響起,詭異的是,聲音彷彿圍著蘇洛旋轉般,而蘇洛根本找不到對方的蹤跡!“你殺了白骨山八鬼中的喪婆,百嬰老人,你死定了,這一次,黑絕夫人也保不住你!”

“我知道,你是為了救林辰,可是他殺了九幽鬼王,白骨山八鬼是不會放過他的!”

“我不與你打,你等著鬼門找你算賬吧!”

聲音持續在四周傳來,並且奇怪的是,聲音時而出自樹上的一隻鬆鼠,時而是飛過的一隻烏鴉,更有地麵上的蛤蟆,就彷彿這些動物都是那隱藏的人般!蘇洛知道,這是一種鬼術,藉助動物上身,說完一句話就離開,再下一個動物!對方,肯定也是白骨山八鬼之一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