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aq小說網 >  犬馬小說 >   第553章 琢磨

-

“它這個狗刨水算什麼英姿?”陸闖輕蔑地關掉手機,“我當年手把手訓練它遊泳的要領,它一個冇記住,半點也冇有我的風範。”

很明顯,他的重點在顯擺他自己,喬以笙假裝冇聽出來:“原來它不是天生會遊泳,有經過學習的?那說明你這個老師教得不行啊。”

陸闖:“……喬圈圈,你說誰不行?”

喬以笙:“……你自己非要抓錯重點。”

“喬圈圈,彆轉移話題。”陸闖掀過被子將兩人全部罩在裡麵,手輕輕地掐喬以笙腰間的癢癢肉。

喬以笙笑得縮成一團。

陸闖偏要在這種時候深深地吻她,將她本就不充足的氧氣剝奪得愈發貧瘠,喘息不止。

但即便陸闖已經很儘力地希望她能暫時拋開喬敬啟的死,她夜裡睡覺的時候也仍舊睡不安穩。

好像做夢了,嚴格意義上來講又不能算做夢,因為滿腦子充塞的無非還是那些糾纏成毛線團一般亂糟糟的事情。

天亮的時候喬以笙是被陸闖輕輕喚醒的,醒來後因為陸闖親吻她的眼角,她才意識到自己又哭了。

陸闖是已經穿好衣服的樣子,坐在床邊,兩隻手撐在她的身體兩側,俯低身看著她,看起來原先是打算靜悄悄地出門,讓她繼續睡,結果因為她在哭,他折返回床邊。

擦完她的眼淚,他作勢要重新到床上來:“我跟陸家晟說我生病了,不去公司了。”

喬以笙阻止了他:“陸大老闆,要我再提醒你嗎?曾經信誓旦旦把複仇放在第一位的人,哪兒去了?”

陸闖想反駁什麼,喬以笙快一步用手指堵在他的嘴唇前:“我剛剛做夢還夢見朱曼莉了。夢見朱曼莉最後一次見我,在醫院的病房裡,摸著她的肚子,講述她孩子的父親。”

陸闖的眼睛瞬間變暗。

喬以笙並非要戳他的痛處,她坐起來,抱住他:“我跟你現在是一體的,老豆的死,我也替你承擔一半。”

最近在圍繞的幾乎是她的事情,陸闖都冇再提起之前害死老豆的那起車禍。

而從剛剛他的反應來看,並非他忘記了,他隻是放在心底。

陸闖的話也驗證了這一點:“我之前告訴過你,當初車禍發生之後,我和我二哥討論過,一致認為,和十年前你父親的車禍,不像同一個人的手筆。所以就不和你父親的事摻和在一起了。”

喬以笙蹙眉:“但那也得拉進來一起討論啊,和害我父親的不是同一個人,不代表和最近在我們背後搞小動作的,不是同一個人。”

“陸闖,你比到現在了還想著分開你的事和我的事。”喬以笙警告。

陸闖斜勾唇:“行了,你不放開我,我怎麼去公司?”

喬以笙鬆手的時候,手指在他頸間的狗牌的鏈子上勾了勾:“要不要我幫點忙,證明給陸家晟看,你確實有在對我用美男計?”

陸闖扒拉開他的領口:“來,使勁地來。”

“不要臉。”喬以笙笑著將他從床邊推開,“你用了美男計,卻提供不了任何線索給陸家晟,也不怕他懷疑你。”

“他也就隻能罵我廢物,被你白嫖了。”陸闖又坐回來床邊,湊向她的唇,“來,喬圈圈,早安吻你還欠我的。”

……一吻就又不小心給吻了五分鐘。

陸闖離開後,喬以笙一個人在床上發了一會兒呆,才慢吞吞地起床洗漱。

走向衛生間的時候,腳底下踢到了東西。

凝睛一瞧,發現又是陸清儒的那個玩具小蛋糕。昨晚被陸闖胡亂丟在地上了的。

等下下樓肯定是要還給陸清儒的。

喬以笙彎腰,將它撿起來,帶進衛生間。

等洗漱完畢,喬以笙擠了些沐浴露,在洗臉池裡放了水衝成泡沫,浸濕了小蛋糕,仔仔細細地要將它搓洗乾淨。

這小蛋糕完全就是嬰幼兒的玩具,材料是搪塑的,很安全,不容易破損,所以小孩子即便放在嘴裡咬也沒關係,既不會咬壞、殘留了東西在口腔裡吞嚥下去,也因為無毒無害,不會對身體有損傷。摔在地上就更加不會爛了。

喬以笙甚至懷疑是專門定做出來的小蛋糕造型,而且可能不止一個。

——正忖著,她忽然發現,這個小蛋糕有點不同尋常-

喬以笙今天從裡麵開門的勁很大、勢頭也特彆猛,把守在門口的阿苓嚇了一跳。

尤其阿苓看見了喬以笙的神情凝重之中帶著一絲興奮。

“大小姐——”

阿苓剛發出問候,就被喬以笙特彆急促地打斷:“你現在,”她把阿苓拉進門,刻意壓低聲,“你現在到樓下,幫我看看,慶嬸、陸清儒、餘亞蓉都在哪裡。”

為以防萬一,喬以笙還是多交待一句:“如果她們問起我在乾什麼,就說我還在睡覺。”

阿苓冇問為什麼,直接點頭應承,下樓去。

冇多久,等在房間裡的喬以笙就收到阿苓的訊息,說餘亞蓉在客廳,今早起床後覺得身體不得勁,正在等陸清儒的醫生幫她看看。

陸清儒則在臥室裡,醫生在給陸清儒做常規檢查。

喬以笙握緊手裡的小蛋糕,交待阿苓先繼續盯著,等慶嬸和陸清儒離開臥室的時候,通知她。

這會兒阿苓呆在樓下倒不至於引起其他人的懷疑,因為阿苓的理由是在廚房裡幫喬以笙做早飯,明舟市的特色早飯。

喬以笙一直告訴自己要有耐性。

但今天就是特彆地不巧,因為昨晚下的雨,還逢上陰天,外麵到處**的,所以陸清儒冇有出去草地上呼吸新鮮空氣。

為此喬以笙越發琢磨不透,陸清儒給她小蛋糕的時候,究竟是有意還是無意?如果是有意的話,他都給她小蛋糕了,怎麼就不能再為她製造點她能獨自去到他房間的機會?

可如果是無意的……這麼重要的東西,他糊塗了,難道慶嬸也糊塗了,不怕陸清儒不小心把小蛋糕送錯人?

由於小蛋糕不方便她隨身帶在人前,不小心就會被餘亞蓉看見,所以喬以笙一直捱到中午也愣是冇下樓。

下午阿苓確認餘亞蓉因為她偷偷下的安眠藥的作用去午睡了,一時半會兒醒不過來,喬以笙才抓著小蛋糕往樓下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