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啊!我滴娘啊,救命啊!”高個子女子痛得嚎嚎大叫,伸手想要將肩膀上的蜈蚣給打掉。

大黑蜈蚣見著手來了,連忙鬆開了她的肩膀,朝著她的手指一口咬去的。

高個子女子痛得一邊喊叫,一邊拚命的甩手,“妹妹,快來救我,快把這蜈蚣給弄掉!”

矮個子女子早就嚇得躲到了一旁,縮著脖子,巍巍顫顫說道:“大姐,我不敢!”

高個子女子痛得滿頭大汗,瘋狂地跺著腳,痛呼道:“你這個蠢貨,連個蜈蚣都怕,還不快來幫我!”

矮個子女子將脖子又往裡縮了縮,說道:“大姐,我真的不敢。”

高個子女子氣憤不已,實在是痛得受不了了,將自己的手朝門檻上甩去,試圖摔死大黑蜈蚣。

然而,大黑蜈蚣不僅冇有死,反而咬得更重了。

高個子女子的手指漸漸腫了起來,最後痛得實在是不行,朝小七月求助道:“譚姑娘,快幫幫我,幫我把這個蜈蚣給弄走。”

小七月也跟著做出害怕的模樣,朝後退了好幾步說道:“姐姐,我也怕”

大黑蜈蚣聽了她的聲音,咬得更加起勁了,那兩牙齒就像勾子一樣一個勁地往裡頭鑽進去。

“啊!”高個子女人痛得直嗚呼,伸出另外一隻手想要去拽緊緊咬著自己手指的蜈蚣。

然而那蜈蚣好像有靈性一般,在她伸手過來的時候,又狠狠地朝她另外一隻手的手指咬去。

這下痛得高個子女子慌了神。

“啊,救命!”

她的叫喊聲引來了剛剛回家的譚大媽。

譚大媽聽到聲音,連忙朝院子裡走來說道:“小七月,出了什麼事?”

小七月轉身走到譚大媽跟前,側身指著那個被蜈蚣咬的高個子女子,說道:“娘,這位姐姐說是來找六哥的,不過被我們家的大蜈蚣咬了。”

譚大媽驚歎不已,上前說道:“我們家好端端的,怎麼會有大蜈蚣呢?來,快給我看看。”

高個子女子見著救星來了,大步上前道:“嬸嬸,快幫幫我。”

譚大媽拿起一塊石頭,急匆匆朝她走來。

高個子女子連忙將大黑蜈蚣咬住的手伸到她跟前,“嬸嬸,這兒。”

“姑娘,你彆動,我現在就幫你把蜈蚣給砸死。”譚大媽舉著石頭朝著高個子女子的手用力砸去。

然而,就在這時,那大黑蜈蚣好像感覺到什麼一般突然鬆開高個子女人的手,朝一旁迅速逃去。

譚大媽手裡的石頭已經舉起來了,一時冇收住朝高個子女子的手重重砸去。

高個子女子痛撥出聲,不過好在她當時閉著眼睛並冇有發現蜈蚣先跑了。

譚大媽連忙丟掉手裡的石頭,說道:“姑娘,好了,蜈蚣已經被我趕走了。”

高個子女子還當真以為是譚大媽用石頭把蜈蚣打死了,捂著自己疼痛不已的手,連忙謝道:“多謝嬸嬸。”

譚大媽見著她紅腫的手,連忙說道:“姑娘,這蜈蚣有毒,你還是快些去找大夫吧!”

高個子女子鬆開捂著自己傷口的手,低頭看去,隻見方纔被蜈蚣咬的地方全部都變得青紫起來。

她大驚失色,直接急得哭了起來,“嬸嬸,這附近哪裡有大夫啊!”

譚大媽朝著村頭的地方一指說道:“姑娘,你往村口南邊走,那裡就有個大夫。”

高個子女子一聽,轉身朝著身後還在發愣的矮個子女子喊道:“二妹,還不快過來帶我去找大夫!”

矮個子女子猛地回神,小跑到了她的身後,扶著她說道:“大姐,走,我帶你去看大夫。”

高個子女子雙手紅腫動不了,便抬起腳,朝著她的腳用力踩下去,惡狠狠道:“方纔喊你來,你不來,現在知道過來了!”

矮個子女子忍著痛,一臉害怕地說道:“大姐,我錯了,我現在就帶你去看大夫。”

高個子女子實在是痛得受不了,也冇有再跟她計較,跟著她一同離開了譚家,去了大夫那兒。

譚大媽見著她們走之後,大步走到門口,朝外看去,說道:“這兩個姑娘瞧著不像是個善茬,也不知道是從哪裡來的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