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那握刀之人心中一顫,他不知道楚墨是怎麼出現在他身後的?他完全冇有反應過來。

危急關頭,握刀之人咬著牙,毫不猶豫的祭出了自己的最強手段,化虛為實,龍骨傘!

龍骨傘以防禦為主,自己前半生依靠著這個武器,不知逢凶化吉化解了多少次危機,是他身上最珍貴的寶物。

一道深紅色的巨大光源頃刻出現,將自身包裹在裡麵,形成了一道堅不可摧的防禦屏障。

然而。

楚墨語氣極為冰冷說道:“螻蟻!”

頓時隻見楚墨此刻呈無敵之態,一拳朝著這深紅色的防禦屏障轟了過去。

轟隆隆!

二者碰撞的一瞬間,發出了震耳欲聾的爆炸聲。

劇烈的狂風朝著四麵八方呼嘯而去,恐怖的氣息儘情肆虐。

不遠處的五人看到這一幕,心中皆是沉重了起來,隻見楚墨一拳打爆了虛空,不可阻擋,與龍骨傘碰撞的一瞬。

龍骨傘碎成無數塊,並且失去了耀眼的皓光。

而他們的同伴,那握刀之人,身軀從半空中飄落下來,無頭屍體脖頸狂噴鮮血。

腦袋直接被楚墨一拳打爆了!

“不愧是你楚墨,本事果真了得!”有一人與楚墨遙遙相對,冰冷的聲音響了起來。

楚墨負手而立,微微揚著下巴,目光冰冷道:“你認得孤?”

“不認識,但有人認識。”

“誰?”楚墨問道。

“閻王!”那人說完,目光一抖:

“今日你必死無疑,佛祖來了都用!!”

“狂妄!”

楚墨體內氣勢陡然爆發,磅礴的能量沖天而起,隻見他猛的一跺腳,虛空炸裂,身影頃刻消失在原地。

“金耀!”

那人臉色不懼,大喝一聲。

一道耀眼的光芒從他體內釋放出來,遮天蔽日,恐怖威能肆虐四麵八方。

楚墨不禁倒吸一口冷氣,這黑暗恐怖的威力讓他難以喘氣。

剛纔那幾道金光威能,原來是他釋放出來的!

兩人皆是不懼怕誰,一身實力全部釋放出來,誰都冇有任何保留,不斷隔著虛空打出一道道毀滅天地的威能。

碰碰碰!

無數道毀滅的能量相互碰撞,交融,然後爆炸。

他們二人的實力幾乎相近,短時間內,誰都奈何不了誰。

此刻的戰鬥已經達到了白熱化,整個天地彷彿都在震顫!

拖延了些許時間的那人冷笑一聲,心知延緩的計謀已經得逞,突然大叫道:“就是現在,啟陣!殺楚墨,以他之鮮血,獻祭於天地!!”

聲音落下,其他四道人影已經淩空立足在他們應該在的位置上,成一個正四邊形,將楚墨包圍在其中。

見狀,楚墨心中湧起一股強烈的不安,這是陣?

嗯?

楚墨眉頭緊皺,朝著麵前看去。

隻見那人與楚墨遙遙相對,似乎心知勝券在握,森冷的說道:“楚墨,我們在此等你很久了,這特地為你佈置的大殺陣,可花費了我們好一番功夫。”

“哦?”

楚墨依舊臨危不懼,沉著冷靜。

他如今的性格,早已變得沉穩。無論在什麼時候,他都能保持足夠的冷靜,來應對無比洶湧的危機。

即便,遇到現在的狀況,猶如絕境也是一樣。

“動用黑暗之力來列陣,看來。”

“為了殺孤,也勞煩你們花了好一番心思。看樣子,孤即便是死,也足夠榮幸。”楚墨嘴角微微上揚說道。

那人大笑著說:“不錯,為了殺你楚墨,我們可是下了不少功夫!受死吧!”

楚墨搖了搖頭,聲音逐漸冰冷:“你們殺孤,還不夠格,因為你們太弱了!”

“找死!!”

那人說完之後,手上的手勢變化極快,似乎在結印,千變萬化,眼花繚亂,讓人看不清楚。

下一刻,獄鬼萬魂幡被他祭了出來,整整有九千九百九十八座鬼旗不斷朝著周圍的區域擴散。

鬼旗中有數不清的冤魂在呐喊,張牙舞爪,十分可怖。

這一道巨大的鬼陣鬼氣沖天,將楚墨包圍在裡麵,四周區域瀰漫著滲人的鬼氣能量,森冷的令人髮指,脊背發寒。

同一時刻,其餘四人手上也在結印,看不清手勢,隨著他們五個人說“啟陣”!

轟轟轟!

刹那間,風起雲湧,天地變色,九天烏雲滾滾下垂,天空上的光輝被黑暗遮蔽,四周的區域出現了哀嚎、哭喊,歇斯底裡的恐怖聲音。

已經啟陣的大殺陣覆蓋住了這一整片區域,恐怖的惡靈開始肆虐遊蕩。

見到大殺陣已經成功啟動,那人忍不住狂妄的仰天大笑起來。

在這個陣法裡,僅僅憑藉楚墨的個人實力,他絕無可能逃得掉!

對付區區楚墨,完全足夠了!

不僅僅是他,其他四個同伴也皆是如此,一雙雙陰冷的眸子中,就好像在看即將被抓住的獵物一般,十分得意的盯著楚墨。

“該動手了,送他上路!”

有人舔了舔乾澀的嘴唇,興奮道:“我已經迫不及待的想看到楚墨死在我的腳下了。”

“天才葬於我等之手,還真是興奮呐!!!”

“什麼狗屁天選之子,還不是死在我們兄弟手中!”

大殺陣之中,惡靈凶神惡煞,嘴裡低聲咒罵楚墨,唸叨“殺了他!”、“殺了他!”

“殺了他!”、“殺了他!”

無數的惡鬼淒厲叫喊著,朝著楚墨衝了過去。

同一時刻,截殺楚墨五人當中的其中一人,雙手握住了滅魂鎖鏈,最先發動一道恐怖攻擊。

隻見滅魂鎖鏈無限變長,裹挾著驚人的恐怖鬼氣,打破了虛空,殺到了楚墨麵前。

滅魂鎖鏈凶狠的投擲過來。

嘭嘭嘭!

天空直接炸裂,恐怖能量不斷向外傾瀉,震耳欲聾的爆炸聲響徹天際。

楚墨孤傲的不可一世。

他不躲不閃。

忽然,有一道璀璨的屏障出現在他的正前方,將這道襲來的恐怖攻擊完美的抵擋住。

遠處的五人一臉愕然,隻見楚墨正前方的屏障冇有絲毫的損壞,堅如磐石,防禦力可怕的驚人。

這一幕,實在讓他們這些人有些不敢相信,難以置信!

“僅憑這些,還不足以殺孤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