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我之前讓這小子看了自己的前世宿命,但卻冇有給他看結局,你可知為何?”

龍王轉過頭來,掃了眼離洛,輕聲歎息道。

“為何?”離洛問道。

“因為他的心,太軟。”龍王說完,大手一揮,在雲端之上,自此出現一幅畫麵,畫麵內,是一處宗門。

宗門禁地處,小楚墨渾身濕透,瘋狂奔跑。

上空,道道刺眼的閃電劃破蒼穹,雷電驚鳴,恐怖如斯,緊隨而至的,是暴雨傾盆,狂風席捲著周圍草木,那股無形的力量拚命地撕扯著。

“我不是,我不是廢物,我不是,我真的不是廢物……”

小楚墨歇斯揭底,口中怒吼連連。

這裡是落山穀,位於流仙宗後山禁地之內,位於紅日山脈西南,平日裡,這個禁地是無人敢闖,現在,卻被一聲聲嘶吼所打破。

“楚大傻,你在敢往前跑,我打斷你雙腿,草,真不要命了。”

“師兄,怎麼辦,他闖進禁地了,如果長老怪罪下來,那我們……”

“一不做二不休,廢了他。”

“可……”

“一個廢物,誰會在乎他的死活!”

在小楚墨身後,兩名穿著黑色衣袍的男子冷眼觀望,看向小楚墨的眼神絲毫不帶感情,同時,站在最前麵的那個白袍男子眼神冷冽,陰險無比。

而此刻,小楚墨根本不知道自己跑到禁地裡麵,天空,依舊雷雲滾滾,大雨傾盆而至,而小楚墨卻不受其影響。

直到跑到一處井口,小楚墨才氣喘籲籲停了下來,目光掃了一眼周圍,隻見井口周圍佈滿了古老的紋路。

此時卻閃爍著詭異的光芒,而在井口,卻蘊霧著一團白色的光芒。

天空中,怒雷突顯,好似要爭破九天,一道道光芒柱子呼嘯而下,似乎要阻止白色光芒的出現。

小楚墨看著眼前的變化,呆滯不動,似乎被眼前的一幕給震懾住了。

而那團白色的光芒竟然慢慢在變化著顏色,從井內升起的一道黑色光芒衝入到白色光團之中,無比神奇。

小楚墨驚訝的看著眼前這一切,自嘲一笑,道:“天生廢人,還想著機遇,可笑如我,唉,算了。”

“隻是我恨,恨父皇母後的仇無法得報!”

緊攥雙拳,小楚墨十分不甘,他想要修行。

可是自己的天賦,是最垃圾最垃圾的,冇有之一,一想到此,小楚墨的心就猶如萬千針刺過一樣,疼痛無比。

“為什麼,為什麼我不能修煉?為什麼我體內冇有武道之力,為什麼我天生就是廢物!”

小楚墨怒目,猛然抬起頭對著天空怒吼。

“你還有點自知之明,流仙宗出了你這等廢物,簡直是侮辱我們宗門名聲,今天,你竟然敢當眾跟我頂嘴,不給你點教訓,我以後怎麼出去見人?”

身後傳來一道冷笑聲。

小楚墨回頭,眼神中佈滿血絲,那雙似牛眼的眸子冷冷看著徐峰跟徐昊,然後緩緩閉上雙眼,無力掙紮。

回想起自己往日種種,自己這心便一陣絞痛,在這宗內不能修行武道,早已成了他人的笑柄,甚至日日夜夜都在遭人羞辱!

他想修煉,可奈何天道不允!

所以,小楚墨不甘心!

但今日,他即便是死,也不可能被人羞辱。

小楚墨站起身子,挺直身板,直接揮拳衝向徐峰,徐峰隻是冷笑一聲,一腳將他踹飛出去。

“不自量力。”徐峰嘴角微微一勾,不屑的看了一眼小楚墨,隨後轉頭對著徐昊道:“他交給你了,你看著辦。”說完,徐峰便扭頭離開,根本冇把小楚墨放在眼裡。

徐昊點頭,陰森一笑。

小楚墨的嘴角掛著血絲,當看到徐峰走了以後,眼神越發的冷冽起來,眼看著徐昊朝自己走過來,小楚墨一個歹毒的計謀由心而生。

徐昊搖著頭:“惹誰不好,非要惹我哥,跪下給我道歉,爺爺就放了你。”

小楚墨聞言咧嘴一笑,四下望去,隻見那股奇異的白色團朵顏色越來越濃,變成一個黑色體,而天空中,雷鳴不已。

突然之間,小楚墨猛然跑上前就抱住徐昊的身體,用嘴咬著他的耳朵!死死不放手。

徐昊見狀,大罵道:“瘋子,快給我住手,你他媽不要命了。”

小楚墨壓根冇給他掙紮的機會,全身死摟住徐昊,根本不給徐昊掙脫的機會,而徐昊則是臉色一變,十分狠辣的朝小楚墨的後背砸下去那沉重的拳頭。

小楚墨的嘴角流出鮮血……眼神開始恍惚。

“男人,就應該對自己狠!”

“墨兒,即便是死,皇家的骨氣不能丟。”

……

小楚墨腦海中不斷地出現著楚皇的話。

“都是一死,還不如我們一起死,嘿嘿!”

小楚墨拖拉著身子,用儘全身力氣,把徐昊推到井口處,那雙視線已經開始模糊的雙眼漸漸失去辨彆的方向,可是那眼神之中卻是帶著一絲堅韌!

徐昊見識到小楚墨的瘋狂,突然有點害怕了,當看到小楚墨跳下去,把自己也跟著拖下去的時候,徐昊的眼神露出無儘的恐慌。

“你個瘋子,你簡直瘋了!滾開!”

小楚墨瘋狂的舉動讓徐昊根本來不及反應,瞬間被拖下井內。

井口上方,白色霧團之中,那股黑色的光芒席捲著整個霧團,隨後,之間內部包裹著一個透明的氣泡,裡麵夾雜著莫名的光芒,眨眼之間,就射在井內。

而在天空中,閃電雲集,古井不停地被閃電劈的毀容,而那團黑霧則是完好無損,似乎在跟天作對。

古井周圍,閃閃發光的紋路凝聚成一個網狀,蓋在井口上,擋住了來自天上的閃電的攻擊,而井裡麵,就像岩漿一樣融化骨頭的聲音慢慢傳出來,隨之而來的是一道淒厲的慘叫聲!

就在此刻,但見小楚墨渾身是血,從古井裡麵爬了出來。

渾身上下,皆都散發著一股可怕的邪氣。

此刻的小楚墨,顯得極為妖嬈猙獰。

“何方妖族,敢膽放肆!”一道道可怕的聲音憑空響起,但見無數強者紛紛將禁地包圍。

當看到小楚墨模樣時,一名強者冷哼道:

“入邪之道?找死!”-